香港簡氏宗親會
目錄
首頁
序
永遠榮譽會長
簡氏宗族
先賢遺作
宗人事行錄
慶典圖片
宗族新聞
編後語
 
 
 
 
孝寬家先生
簡氏宗親永遠榮譽會長簡孝歡何婉華伉儷合照
  孝寬家先生,親友昆仲多以孝歡稱之,現年六十二歲,番禺小洲人,西溪公之裔孫也,乃祖叔琳公,蓄德瞻學,中式光緒壬午科舉人,翌年癸未連捷進士,嘗宰山東萊陽沂水等縣,為官數十載,清風兩袖,琴鶴依然,卓著政聲,口碑載道。乃父向生宗叔,少習申韓之學,曾任潮陽地方法院院長,廣州懲戒場場長,陽春縣長等職,明慎廉介,有古道風,後感權貴喜怒不常,供奉靡易,乃急流勇退,辭職休隱,不問政事,閒話桑麻,並誡孝歡兄無向宦途寄跡,當時我族在穗創辦眾賢中學,籌措基金,向生宗叔以古稀高年,跋涉各鄉,挾誠呼籲,果能募集鉅金,斯其親親為仁之心,是為吾輩法,其伯父賓侯公,淵源家學,曾膺道台銜。後以宦途險惡。不仕,嗣為謀敦宗睦族,民德歸厚計,與志同道合者。照南,玉階等。暨各房昆仲倡組廣東全省簡氏家族自治社。此是全國創舉,又為宗親會範式。

  孝歡兄生於瞻學書香之家。長於廉介官宦之族。少負大志,任俠好義,婞直敢言,處事堅毅,不避艱險,早歲從事報業,歷任報社編輯,詳論社會狀況,特具見地,並好撰針砭社會文藝小說,筆名為書劍飄零客,在江門民報任編輯時,新會才子簡清吾先伯,為該報社總編輯,筆名狂簡,對孝歡兄為文敢言豪放,極器重之,而同寅及讀者亦多稱頌,譽為「小狂簡」其理解高超,識見獨到。常能於集會廣眾中,發言中肯,聽者動容。一九四六年任簡氏家族自治社總幹事,是時該社理事長為又文家先生,副理事長為熾南家先生(兼財務主任)所有該社經費及春秋二祭費用,均由熾南家先生個人負責,蓋該社又無痦ㄐA亦無向社員昆仲募捐經費,社中聯絡昆仲事務。及支銷各項多委孝歡兄辦理。熾南家先生知其才,戰前著其在彼經營港地榮泰祥木廠任職。日敵陷港,孝歡兄返穗,而熾南家先生亦多在穗垣,並資助孝歡兄經營和生米肆,光復後即著其於廣州榮泰祥木廠治理文牘職,是時熾南家先生回港主持商務,所有社中事務,未暇處理者,悉委孝歡兄代表,相處甚歡,孝歡兄以受知深重。乃竭忠盡智以報之,逮至社員大會。熾南家先生提議為族育才,擬創辦中學,選擇校名未決,孝歡兄向熾南家先生獻議,定名為眾賢中學,以紀念我族狀元簡文會公。鄉賢克己公,我南公,三先賢之意,亦以簡氏闔族祖祠匾曰眾賢堂,公於大同之義也,熾南家先生然之。決議後,孝歡兄尊翁向生宗叔首起贊成,籲請小洲房首席保長木,鄉紳文昭,德鎏,殷戶占鰲,錫培,浩彬諸先生響應,不旋踵集穀數百擔,數量之宏,為各房冠,古語云,身教者從,言教者訟,此之謂也,隨於本房籌集事竣,孝歡兄秉承父訓,奉社命分赴港、澳、南、番、中、順、新、各縣房屬共五十餘鄉,訪問各房宗親,報告簡氏家族自治社發起創辦眾賢中學校,暨籌募基金,跋山涉水,不以為勞,其時余與作楨兄適公餘在穗,承邀同赴番禺各鄉探訪宗親,故詳知端緒,孝歡兄足踵之處,簡氏昆仲皆舉行懇親會歡迎,在歡談閒話間,青年子侄得知宗枝源流。始遷派系,長慈幼敬之道,為人處世,不無稗益。其訪問實況「港」「澳」「江」「佛」「歧」「會」,各處報章,皆有刊載;他族聞之,有感吾族人口雖小,而親親不泯,不無艷羨,此豈唯孝歡兄一人之榮焉?實我族之光也,綜計為校募款達港幣三萬餘元,拓建校舍,其功不少也。

  昔年新會蓮塘鄉,我簡族人稀,向受同鄉豪族某姓凌礫;藉口風水,強拆村前木閘;彼侵此衛,勢將用武,蓮塘紳耆簡傳發等,同抵穗城,投訴吾族自治社,以拯急難,時維戊子歲暮,孝歡兄奉社命赴該鄉行查,年晚團圓,新春歡樂,不稍之顧,親率傳發,狀訴縣府,面謁新會縣長張壽,懇請責令調處;凶隙弭平,蓮塘宗親迄猶感道不置,然孝歡兄猶以為未足,更謀宗族福利,久遠互助計,擬遍訪粵省各屬宗親以為編纂「簡氏概況」一書;內容將各房丁口,土地,出產,交通,文化,經濟,名勝,賢哲史績等,部別紀載,並附照片,是書之成,不啻為吾族之實錄,將為簡氏放一異彩,惜時局多故,交通梗阻,遂爾中止;其常對余曰:此事未成,畢生遺憾,為之耿耿不已;孝歡兄之抱負,與經過勞績,誠堪景仰。

  孝歡兄於一九五0年來港後,常處坎坷之境,單食瓢飲,不餒其志;旅港宗僑,遭遇疾厄,凡求諸 兄者,莫不竭力以赴,俾解其困;諺云:「身在井底,不忘拯人;」其兄之謂乎,是故貧苦宗親,無不欽敬。一九五三年冬,孝歡兄發動編纂「簡氏宗聲」,以竟未了「簡氏概況」之志;翌年初,又倡議創辦簡氏宗親會,未半載而會成,被選為首任理事長;一九五五年元旦,簡氏宗聲出版後;孝歡兄受星馬宗親邀請,遠渡南洋訪問,並籌募香港簡氏宗親會自置會所基金;羈留五月,完成任務;留星期間,協組南洋簡氏公會,受聘為顧問;返港後,宗親會自置會所落成;微孝歡兄之力,何克臻此;但彼反而功成身退,宗人不勝惋惜。夫孝歡兄當茲數載捨棄私務,為宗事奔馳,殊實難得,且其時間消磨,精神才力之損失,曷可勝計,苟用以移諸社會商業,何患不成,此番禺新村房,我族先賢壯圖公會以此意諷示孝歡兄不聽,所以為深惜者也。

  迨後主會事者固德高望重,屬財雄勢大之鉅子,惟事務繁忙,未遑兼顧,且聽私人讒言,不辨是非,主觀性重,以至昆仲裹足不前,會務沉寂不振,一九七0年熱心宗人決議復興宗會,苦無良策,亦無幹練與毅力及宗人景仰適當人才。經先賢乾初,宗彥簡文,暨熱心昆仲等詳為籌商,極力邀請孝歡兄復出,以謀收拾之計,孝歡兄義無可卻,再度為族效勞,力竭聲嘶,向昆仲姊妹呼籲,以宗親會乃為全港簡氏之大祠堂,關乎全港簡氏闔族之體面,忍令祠堂崩摧,熟視無睹,有財或有力者而不挽救之,於心安乎,情詞懇切,登高一呼,族眾群起響應,得上屆歷任理監事,董事,國華,智生,星煒,華驥,玉銘,華鏗,壽平等,共力維持。於是恢復生機,逐漸進展,昆仲德之,一九七二年秋,董事會議,發起編印「簡氏宗親會紀念特刊」一致議決邀請孝歡兄主理編纂事宜,以兄為文化先進,且曾編纂「簡氏宗聲」一書,獲得昆仲好評。報章刊載譽為氏族刊物之有價值者。兄負此重責,宵旰辛勞,日則向昆仲沿門募捐印刷費,合共五千餘元,夜則埋首燈下,搜索枯腸,以一人之力,而成百頁之篇,舉凡採訪,撰述,編輯,校對等繁重工作。集於一身,又需與宗寅策劃會務,籌商宗親會成立二十週年紀念慶典,往往廢寢忘餐,深宵不寐,其苦樂不足為外人道也,綜計孝歡兄瘁力宗事三十餘年,淡泊自甘,不治家人生產,今幸兒女長成,均在社會工作,生計賴已解決,為族效勞,福有攸歸,宗人愛戴,非倖致也,當是刊編纂完畢,行將付梓。由十三屆壬子年主席國華,十四屆癸丑年主席智生。監事長星煒等,發動昆仲姊妹集資致送金牌一面敬贈孝歡兄,以為紀念。文曰:「為會效力,與族爭光」用彰盛德,以誌不忘,而兄以六十高年,邇來為會復興,體力精神,今非昔比,三年於茲,疲倦已極。俟會刊出版,宗會二十週年紀念大慶會員聯歡大會後,決退隱家園,不預族事,安享晚年。

  嫂夫人何婉華,南海人,廉儉持家,相夫教子,以和順慈祥,誠懇懿範為本,故孝歡兄能專心向外,為宗族奔走,而兒女亦能成就,長子秉森於觀塘聯泰製衣廠任指導員,秉安擅長電學工程,於各大輪船公司航行歐美巨輪任電器技術職務,秉霖亦隨乃兄任海員,五女煥恬,適梁佩華君,八女潤恬,九女錦恬,十女麗恬,皆在廠工作,幼子秉基,在求學中,均能秉承家訓,和睦相處,合家歡樂,融融洩洩,天佑善人,不亦宜乎。

新會古斗房宗弟簡國熾謹識